上一页 下一页
觉醒 成长就是发现越来越多的事你只能自己默默地吞掉 同时微笑地面对身边那些最熟悉的人 告诉他们你很好
曾经一度独爱小说 现在却没了那个耐心 自己生活过得紧张又有趣 就无心再耐心品读别人的奇妙世界了么? 却似乎也不是 对历史和现实依旧关注 如同海绵一般观望着 时刻准备着了解吸收 对音乐的热情也是如日中天 不可掩盖
一生致力于艺术的探索
和父亲在一起的生活 很揪心——内疚也困惑。对父亲始终无法放开去爱。和他在一起即使是自在也是暂时的,我该怎么办——我一点也不想伤害他。我明明过得很幸福,缺无法对他开怀一笑。他明明对我很好,我却想逃离。 为何无法对我们的关系怀有信心。我难道还是无法解除爸妈对我的束缚吗。别人的想法和行为会对我的“真实“存在有影响吗。 不要逃离,潘雨卓,这俩人就是为你而活,但是这是他们的人生,我再爱他们也不能为他们的人生负责,这只要做自己,同时以我们都能接受的方式爱他们就好,我只要能够坦然地接受这一切就好。我只要知道,我还是那个我就好。 it is gonna be okay. It is okay. 刚刚跑了半个小时,重新...
忆匹兹堡的第一年 去美国的第一年,于我,是掀开了自由和梦想的新篇章。终于离开了父母和让我讨厌的一切——那个陈旧的自己和让我不自在的群体生活。我走向了那个未知,并且发自内心地笃定一切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很幸运的是,我把这句话活成了现实。 说到底,美国给我带来的更多是一种新鲜感,引起我对一切的好奇,给我注入了对新生活的热情。这种热情和第一次(独立)感觉自己被当做一个人看的满足感推着我改变,让我努力变成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她。 蜕变至今,我只想由衷地说一声,我是幸运的。 自身的努力虽然重要,但是一环接一环,推着轴轮周转向上的,是这个世界——家人的爱,挚友的陪伴,朋友的话语,老师的认...
10.19.2016 特别投入地过生活的时候 不自觉就会发现很多有趣又让人紧张的事 比如说 和着熟识的亲戚说着自己都觉得变扭的客套话 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微妙情感总是莫名地滋生在我们之间 好像一面可以互相帮助相亲相爱 另一面却是莫名丑恶又冷淡的嘴脸 我们之间到底是家族道德的捆绑多一些还是十几年来岁月相伴的牵挂多一些或是其他 我也算不清 但我相信 如果我是个充满爱且无私更宽容的人的话 也许可以真正地走到别人也让别人走到我的心里 但是现在我修炼还不到家 常常只能自顾自地埋头走 而且 我...
2016.10.15 没日没夜地看《麻雀》,看着看着就流泪了。革命志士的信仰让人敬佩憧憬。而人际往来之间的圆润于我而言其重要性也愈发明显。说话的技巧实在是太重要。让人不失面子不觉得难以接受的话要慢慢学着说。
整理后记 这样子的整理真的是非常有必要。它一下子就让我理清了我到底在想什么,我的状态和期待。也让我的一些偏见不会被日益膨胀,归到它本身的位置,构起我对事物更加完整准确的认知。
整理 九年级:那个年纪的我似乎深受师延峰的影响,心思十分细腻,喜欢写细节,笔下亦有许多意思十分宽泛又好用的高级词。写的是作文,所以难免做作,不过依然可以看出我淳朴,向往美的性情。 七年级:看到了一篇关于舅舅的文章,(此刻我的)内心再一次很负罪,即使那个对我一直很好的舅舅从来没有真正留给我什么清晰的记忆,但是我那傻傻呆呆的舅舅可是一直陪着我成长的呀,作为我的玩伴,我到现在又到底为他做过什么呢。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我,至今依旧难以真正地全心全意地尽过孝道。与此同时,不知为何,在奶奶爷爷身边,我也不太愿意和他们聊天,帮他们分担。在他们身边,我常常感觉会被忽视,是因为语言障碍,还是重男亲女的心里不平衡,...
9.26.2016 只有在弹琴和听音乐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周身那种幻境般的清晰美感——虽然只是少数的霎那。我却不得不承认我的改变。我是的的确确在发生变化。对自己的状态——激情与懒惰,冲动与克制,尖刻与温情或是其他都似乎有了更敏锐的感知与掌控。真正地开始放下自己并不真正喜欢的那些粗糙了容易乏倦的事物,抛开那颗偷懒的心,彻底地投入到一切我热切渴望的高雅深刻与美好之中去。
©Elena | Powered by LOFTER